欢迎访问达利园蛋糕面包培训学校官网!
99彩票|首页_99彩票app下载|彩99彩票

达利园 加盟热线

400-123-4567

10亿蟑螂大军,吃掉你的餐厨垃圾

发布时间:2019-02-15 14:35

专吃餐厨垃圾的10亿蟑螂大军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杜玮

本文首发于总第887期《中国新闻周刊》

 

在地球上已生存了3亿年、和恐龙曾身处同一时代的蟑螂,由于其顽强的生命力,被称为“打不死的小强”,但它的名声一直不佳。现在,在济南市章丘区餐厨垃圾处理中心,蟑螂正打着一场名誉翻身仗。在这里,一种名叫美洲大蠊的蟑螂每只每天要吃掉自己体重5%的餐厨垃圾,10亿只蟑螂靠着自己的看家本领——“吃”,每天能消化章丘区50吨的餐厨垃圾。

10亿小强“住豪宅吃大餐”

 

走进黑暗、潮湿,有着30℃高温的养殖间,一股热浪与浓烈的气味扑面而来。这里占地面积6300平方米,相当于一个满足国际比赛标准的足球场大小。身长3.7厘米,宽1.5厘米,通身红褐色、六足、长着两只长长触角的美洲大蠊就生活在这里。

小强们的“豪宅”打成了隔断,分成60个小房间。每个房间立有六列、共计2200个高1.8米,宽0.71米的波纹板,小强们在此“立足”。两列波纹板之间,是小强们的6层“餐桌”,层与层之间相距25厘米,每层之间缝隙交错排列。像这样的“餐桌”每个房间有3个,食物从顶端投喂时,会自上至下落下。

早上9点多,美洲大蠊们的“外卖”——装载了满满厨余生活垃圾的车辆驶进了处理中心。而每天最早的“点心”在早晨五六点就会从章丘区环卫管护中心送来,每次两三车,每车5吨到8吨。

这里每天要给蟑螂喂食五次,除了早中晚三餐,还有下午的“加餐”和半夜一顿“夜宵”。饿了的美洲大蠊们聚拢过来,围绕着食物,大快朵颐。小强们不争抢,吃饱后就到一旁歇息,同伴上前接力。

送来的垃圾,要先经过一道预处理。垃圾里的水和油下渗收集,固体物质通过传送带向上输送,工作人员将筷子、玻璃、塑料等蟑螂难以下咽的杂质挑出,剩余的有机物经过机器挤压、击碎、搅拌,形成粘稠浆状物,再根据蟑螂的口味,添加油脂、水或秸秆粉、锯末,保证含水量70%~80%的粘稠度,通过管道,直接输送给养殖间的蟑螂享用。

发现美洲大蠊这一吃货属性的,是餐厨垃圾处理中心负责人、山东巧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延荣。8年前,他发现单位食堂300多人份的餐厨垃圾无法处理,泔水喂猪会有同源性污染风险,和地沟油一样被明令禁止。而直接填埋,又会污染环境。李延荣想起曾陪女儿看过一部关于蟑螂的动画片。“蟑螂有个绰号叫偷油婆”,爱吃油和腐败物。于是,他动起了让蟑螂吃餐厨垃圾的念头。

在国内外,用昆虫处理餐厨垃圾的做法早已有之。2000年悉尼奥运会期间,主办方就曾用数以百万计的蚯蚓降解植物废料、食物残渣和纸张等垃圾。近年来,黑水虻、蝇蛆、黄粉虫等也被征用消灭餐厨垃圾。所谓餐厨垃圾,主要指的是餐馆、食堂等产生的比较集中的剩饭剩菜,家庭的厨房垃圾被称为厨余垃圾。2010年起,章丘开始对辖区内的餐厨垃圾进行集中分类收运。

“用这种微小动物,突出的优势就是对餐厨垃圾当中的有机质利用相对比较充分,”而且成本低,还能制作出附加值较高的蛋白饲料,北京工商大学食品学院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餐厨垃圾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任连海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说。李延荣认为,黑水虻、蝇蛆、黄粉虫都属于完全变态昆虫,只有幼虫期才吃餐厨垃圾,进食时间短,食量小,因此,他更看好蟑螂。

李延荣找来一把蟑螂卵鞘,弄了5个金鱼缸,在家里养起了美洲大蠊。二十多天后,幼虫出生。李延荣给它喂了单位的剩饭菜,蟑螂照单全收。他又从餐馆买来了毛血旺,美洲大蠊依旧来者不拒。他还给蟑螂吃过捂馊的饭菜等各类“风味”。“我养的蟑螂,中国的八大菜系它们全吃过,什么味道都接受,一点都不挑食。”李延荣说。

尝试成功后,李延荣把养殖规模进一步扩大,养殖基地由家里搬到章丘南部的一座小山坡上。2014年,他开展起日处理1吨餐厨垃圾的试验研究,济南市章丘区环卫中心开始给李延荣供应原料。2016年,李延荣养的蟑螂达3亿只,每天能处理餐厨垃圾15吨,由政府提供有偿用地,章丘环卫中心和巧宾农业联合挂牌成立了济南市章丘区餐厨垃圾处理中心。

吃货军团扩容过程中,工人喂蟑螂的工具由小勺子变为大勺子,之后,改为盆、桶,直至变成机器饲养。美洲大蠊的繁殖能力是可观的。一只卵鞘在30℃左右的温度下,28天就能孵化出16只幼虫,幼虫就可以吃餐厨垃圾,经过三四个月,幼虫变成虫,成年48小时后,美洲大蠊就能产卵,两天一次,成虫的生命周期为10~14个月。如今,李延荣麾下的“千军万马”每天可消化50吨餐厨垃圾,占章丘区每天餐厨垃圾产生量的83%。

在美洲大蠊生命走到尽头时,会从竖着的波纹板上滑落,虫体、卵鞘、粪便通过机器分离收集。虫体经过300℃高温灭菌、烘干后,可做成蛋白饲料添加剂,卵鞘用来孵化新生力量,粪便用作有机肥料。

李延荣的最初设想,按日处理垃圾100吨计算,每吨政府补贴208元,年生产昆虫蛋白饲料可达2433吨,除去固定投资3000万元与人工、水电费等成本,处理中心一年约能净赚3700万元。不过,目前政府补贴尚未到位,李延荣又有了新打算,准备养鸡以内部消化蟑螂饲料,形成产业链,赚取更多利润。